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历史军事 -> 三国有君子-> 第九百零六章 相约夺长安

第九百零六章 相约夺长安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陶商和韩遂见面了,韩遂这个人给陶商的感觉,怎么说呢……很是急躁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个人是对立的关系,按道理来说除了在战场上,根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,陶商现在约韩遂见面,心中想要做什么,大家彼此之间也算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,但面子上怎么做却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古人多重礼,以陶商的想法,二人见了面,不管怎么说,首先也得是彼此虚头巴脑的客套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我先问你一句:“吃了吗?”

    你回一句:“吃了!”

    我再问你一句:”吃的什么呀?”

    你回复我一句:“吃的大米饭炒鸡蛋?!?

    “哦,挺好挺好,兵荒马乱的还能吃上鸡蛋,日子真不错呀?!?

    客套话说完了,再抛砖引玉的说一句:“想叛变吗?可以每顿炒俩鸡蛋!”

    这种才是正常的沟通流程,哪有叛变劝降上来就直接说正题的?多尴尬!

    但很显然韩遂跟正常人的思路有点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陶商无奈的耸了耸肩,然后转头对着他身后的裴钱笑到:“这一下子弄得我太突然了,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,不按套路出牌呀?!?

    裴钱笑呵呵的道:“主要还是对方水平不行,主公完全不必在意?!?

    陶商无奈的摇摇头:“素质问题,改不了的?!?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下来,只把对面的韩遂气的满面通红,牙齿搁楞搁楞的来回咬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话,老夫都听着呢!”若不是因为做不到,韩遂肯定上去一嘴巴抽死他俩。

    陶商似是略有恍然的冲着韩遂拱了拱手:“不好意思,息怒,息怒?!?

    韩遂深深的吸了口气,道:“陶丞相,咱们之间并无什么交情,非但如此,且甚至还是仇敌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没理会韩遂那一套,他只是笑道:“那你问为什么还来见我?我只是派人送了一封信而已,并没有拿刀逼着韩将军来?!?

    韩遂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顿时将韩遂说的语塞了。

    少时,却见韩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我只是想看看陶相耍的是什么花样,就是玩的是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凭心而论,这话委实欠抽了。

    看当今天下的第一号的花样和手段?

    你要能看明白,你也不至于混到现在!

    “说实话,陶某今日是专门来劝降韩将军的?!碧丈绦Φ?。

    韩遂的两道粗眉毛紧紧的皱起。

    “丞相实力不俗,又是天下第一一等一的人物,麾下战将如云,谋臣如雨,为何要独独来劝降老夫?”

    陶商静静的看着他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告诉韩遂,横看竖看,就他最符合二五仔的标准吧?

    “主要在我所知道的关中诸人中,韩将军可谓是最为英雄的一个,这几十年来,跟汉室朝廷作对,独霸一方,劫持天子……什么事您老人家都做了,咱陶商眼里,你就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便见陶商冲着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韩遂听了这话,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些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但他嘴里依旧是保持着冷冰冰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陶丞相仅凭如此就找上老夫,是不是未免有些太小瞧老夫的为人了?”

    陶商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,是哪方面的为人?”

    韩遂哈哈一笑,道:“大丈夫生于乱世,马革裹尸,幸也!焉能做那降敌之人?”

    说罢,便见韩遂重重的一甩手,嘴中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罢,便见他即刻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裴钱一见韩遂转身要走,顿时急了,他匆忙冲着陶商道:“丞相,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

    陶商很是随意的摇了摇头道:“他只是在装相而已,你看我数三声?!?

    说罢,便听陶商一字一顿的开始念叨道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数数完了之后,却见韩遂突然转过头来,低声的咳了咳道:“我想听听陶相对于此事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陶商一转头,和他身后的裴钱对视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的要求很是简单,只要韩将军肯帮助我,助我夺下长安,归顺朝廷,我愿意奏请朝廷,卓韩将军为凉州牧?!?

    韩遂双眸一眯,道:“就这点?”

    陶商呵呵一笑:“这些难道不够多么?”

    韩遂摇了摇头,道:“当然不够,对于韩某来说,区区一个凉州牧并不足够,如今长安城守备森严,郝昭安排的城防极为严密,绝非一朝一夕能够打下!就算是以丞相的实力,想要打下长安城,只怕也是损失不少的?!?

    陶商一扬眉: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要有老夫帮忙,便可大大减少丞相的时间与损失,以丞相之能,想必不会不明白个中的道理吧?”

    陶商仰头向上看,摸着白净的下巴,嘻嘻的思虑了许久,然后猛的一点到:“没错,韩将军说的对,看来陶某仅仅给你一个凉州牧未免有些薄待你了?!?

    韩遂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想要什么?”陶商慢悠悠的问。

    韩遂很是直接的道:“凉州牧,征西将军,执掌两州!”

    陶商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凉州牧和征西将军倒是没什么……可这执掌两州?

    是要自己把真个关中都交给他统领吗?

    这不是瞎扯淡么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只要韩将军肯相助,这事一定会成的,毕竟是韩将军乃是英雄之辈,这事换成别人可能或许不成,但若是有将军在,陶某觉得自己此事一定可以成功?!?

    韩遂听了这话,也不免有些懵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陶商会这么好说话,这说法未免有些太扯了吧?

    韩遂眯起眼睛,仔细的盯着陶商道:“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啊,我专门把你带到这里来,难不成是跟你说笑话的?我闲不闲呀?!?

    韩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他眯着眼睛紧盯陶商:“就算是如此,你有何为凭?”

    陶商转头,吩咐了裴钱一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,裴钱等人拿着纸笔和一张桌案来到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陶商甩了甩袖子,道:“我给你写一封保证书,并盖上我的丞相印绶,以为凭证,如何?”

    韩遂有些不理解:“这东西,能顶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对你或许没有用,但对我可是非常重要的承诺,我是当朝丞相,又是太平公子,岂能随意妄语许人?!?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澳门十二生肖时时彩|澳门十分彩官方开奖|澳门十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