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科幻小说 -> 惊奇手记-> 第一八七章 崖墓

第一八七章 崖墓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有些时候我并不明白攀岩或者是登山,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极限运动,如此耗费体力,可能还伴随着随时丧命的危险,这种行为究竟有何意义,在我看来,这与多数消遣生命的玩乐也差不了多少。但是此时才攀爬到山崖的脚跟,我突然似乎明白了那些人的想法,因为对于挑战,与身处高处的见闻,这本应该就是人类股子里存在的东西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在这里它的字面意义体现的淋漓精致,这里的山谷不知道是气候的原因还是地貌的原因,风非常的大,村子在一处算是开阔的地方,所以底下并感觉不出来什么,但是一爬上山壁,那种几乎嘶吼的狂风,便已经将我们紧紧的压在了山壁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会儿,体力根本没有恢复多少,垂直爬升所需消耗的体力不是随便爬爬山可以比的,况且这里我们还要担心掉下去的危险。

    在此处,整个村子的情况我们基本上能一目了然了,但是对于道路还是有多数被屋檐遮挡,看到的只有满目的绿色青苔。

    找了一圈,我终于找到了祠堂所在的位置,这么一看祠堂的后面确实有一条路,通往的方向,是两座柱形山崖的峡谷,后面有些阴暗,不知道在往后又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这里虽然能看见祠堂,但实在太远了,看见的也只有军绿色的十几顶帐篷。从营地中可以看到有烟雾升起,但是距离原因,完全看不到有人走动。

    其实昨晚一夜的安静,我对他们并没有多么担心,没放一枪,也没有听闻哪些大个猴子的嘶鸣。就单从这些明面上的东西看,确实不需要管他们。与其替别人考虑,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我们是否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会,最下面的老疯子便一个劲的催促着我们赶紧。我只是筋骨的疲劳感稍微减退了点,体力觉不能让我继续往上十米,这种运动的确不是我这个菜鸟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我实在太累,并没有多考虑对方手中的火铳,便指桑骂槐的说了句:“奶奶的,这么下去,非得报销在这里,到时候失足摔下去,你可别怪我,就是死的有点太憋屈了?!蔽遗す吠旁谖移ü上旅娴睦洗?,

    “不是说带路嘛?!迸肿油艘谎弁范セ挂RN奁诘纳窖戮谒婕醇绦炙担骸澳撬艿檬翘趼钒??”

    胖子与我的抱怨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,换来的只是被老疯子用火铳头捅了一下屁股。

    老疯子不知道多大年纪,但看样子我们这么个叫法也没有什么错误。爬了这么久,我们已经气喘如牛,他却是一点没有疲累,真的是看不出脸色,但是想也知道,肯定比我们红润不少。

    老疯子没多废话,我们的计策并没有让他就范,这人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:“继续走?!北憧推慕痫ザ宰剂宋颐?。

    实在是无奈,这种物理威胁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如此的有效。我们调转了脑袋,继续往山崖上攀爬。高度越高,风越大,到了后来,就连会失足掉下去的可能都没有,因为强风直接将我们几个压在了山壁上,喘息的余地是有,但伸展个懒腰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在山壁上足足攀爬了两个多小时,这是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两个小时。山崖上开好的孔洞非常的适合攀爬,这绝对考虑到了长期多次使用,否则只为一次性用途,似乎只要扣出裂缝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条修造在山崖上的爬道意图直指山顶。整座石柱山体没有一个能直接上去的地方,这样开挖也是无可厚非,但工程量和难度似乎有些太大了。

    自出发到现在一共足过了两三个小时,老疯子现在还算人道,我们才得几乎找了个地方休息,这个地方正是临崖长着的一颗崖柏,果然崖柏的后面就是一个足有两米多高的方型山洞。

    都不用去看山洞的开凿痕迹,我们老远就知道这必定是人工开凿的。我们并非主动来寻找的这么一处地方,也是碰巧遇到。山道的修造者很睿智,他没有想挑战极限的意思,爬道都是顺着山壁的沟壑上来的,沟壑并不直上直下,这里正好路过,我们便直接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山洞很深,没有光源,我们看不到洞内的景象。本来想着进了山洞避一避风,哪成想这不见光的大方洞内简直如同冰箱。

    胖子客气的看了几眼老疯子,这才开口要来了他腰间挂着的燃气灯。老疯子很爽快,他除过火铳有意无意的老是对准着我们,其他的倒没多少限制。这种状态似乎并不是强迫,而是为了防着我们,老疯子看人确实很准,我们仨里有俩个确实有乘机发难的可能性。胖子当然很明显,他一直在找机会,老代一路不出声,他们的状态我很熟悉,背地里必定憋着坏儿。

    胖子点亮了汽灯,并未当作取暖的用途,我扑了个空,胖子拿着火苗晃动的汽灯直接走向了洞内。

    老疯子坐在洞口没有制止,我也好奇,就跟了上去。洞确实是个方形洞穴,整个在山体上雕造出来。工程是下了功夫的,洞壁就连地板都很光滑,可以看到隐隐约约存在的凿刻痕迹。

    往洞内走了一米,我便看到了东西,整个方洞不深,只有四米过半,火光闪烁,此时我就已经能看到洞内最深处的墙壁,并且立刻知晓了这种山洞的用途。

    山洞的内侧紧贴着洞壁放着一口黑漆大棺材,棺材完全是四方四正的那种,黑漆棺材边角有金属扣件?;?,整个棺材占据了洞内一半的空间。

    我回望了一眼洞里,叫了一声晦气:“咱……咱这算是串门,不算盗墓吧?”我怯怯的说完,胖子就给了我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串你大爷的门,你家跟鬼是亲戚呀,这种地方,别那么没溜儿?!迸肿勇钔昃妥蛄斯撞?,合手拜了拜,便径直走向了黑漆棺木。

    崖墓出现在地域范围非常广阔,几乎全国上下只要有类似地形的位置都有,这是风土人情所造就的习俗,但多数还是败封建迷信所赐。

    可能是秦汉,也可能是更早的商周,具体时间没发考究,总之不论时代变化,朝代变化,社会变化,一种职业一直从蒙昧走了今天。确切的意义上,它不该是一种职业,实则称之为信仰,不论诉求是什么,总归的重点就是成仙。+

    秦朝时期因为始皇帝几乎变态的寻找灵药以求长生,所以方士是那些年最多的产物,这种群体尽管被始皇帝杀掉了一大批骗子,但依旧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这些人多数甚至是全部都可以判定为骗子,但不能说全部都是以此图求利益,有些只为找寻一片净土,钻研自己心中的道。

    在横断山脉的万千大山中有一处地方,哪里似乎被重多修仙求道之人封为胜地,现今也可以看到一大部分那群人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在那个地方目之所及的悬崖绝壁上你所能看到最多的就是洞窟,山就像被虫子蛀空了一般,这些洞窟都是修仙求道之人的住所与归宿。如此说法便是因为那些人极端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些人跋山涉水到了地方,便会从山崖上垂绳而入,他们将绳子砍断,抛入崖壁下方,自此断了自己的后路,如此就可以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羽化成仙,但基本上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,至少第一个找上来的还是死亡。

    不知道崖墓的始作俑者是否有类似的想法,他们如此为自己选择葬生之所,或许就是想离天近一点,抱着死后成仙少走路的想法。

    胖子走到了大黑棺材的旁边,汽灯被他放了上去,他伸手敲了几下棺材,其发出的声音,却沉闷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还没被人动过,这不就是等着你胖爷……”胖子倒吸了一口冷气,有些兴奋,但话没说完就看见了一旁盯着他的我。

    这孙子算是彻底漏馅儿了,胖子确实有积极探索的精神,但大部分还是为了能捞到好处,此时正是惦记上了人家的棺材。我们面前的大黑漆方棺档次不低,劳碌一辈子的山民能在最后混到一副滚木棺材就已经算是积德了,这地方放着的,那可是上了黑漆,装着黄铜倒脚的青木方棺,一般人不吃不喝十辈子,想弄一副,都难。胖子刚才还敲了敲,里面是装满东西的,这小子现在眼中放光,我已经料想到了他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胖子没给我做什么心理建设,将汽灯丢到一边,山洞里没有什么陪葬品,空荡荡的,胖子打定了决心,棺材是开定了,这小子撇眼,让我盯住老头。我实在无奈,便不去理会他。

    胖子已经上了手,双手扣住棺材盖子的缝隙,一使劲,这种通常不上钉子的棺材就被他抬出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没等棺材里面有什么动静,我先被洞口的一声呵斥惊的心口一沉。

    “住手?!彼布渥肪头⑾?,老疯子站在洞口,背光下他的黑影死死的盯着我们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澳门十二生肖时时彩|澳门十分彩官方开奖|澳门十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