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你是我的阿昔替尼-> 第004章 见光死

第004章 见光死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确诊无碍之后,就开始办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邻床的小姑娘,歪着头乖巧的坐在床边上,眼睛澄澈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,拿着铅笔在纸上乱涂乱画了好久,才终于理清楚思绪,对着夏瑾笑的很甜,直击人心。

    “诺?!?

    夏瑾蹲下,跟她平时,伸手轻轻揪了一下她的羊角辫。

    小姑娘咧嘴笑,露出缺牙的牙齿,脆生生的喊:“谢谢哥哥?!?

    夏瑾才准备抬手,准备揉揉她的脑袋,现在也只是换了个位置,直接把小女孩抱起来,咬牙切齿的,“叫姐姐?!?

    小姑娘从善如流,咬着棒棒糖,口齿不清,“大叔叔?!?

    小八在旁边疯狂的锤床,笑的撕心裂肺的,“哈哈哈,夏瑾你也有今天?!?

    一屋子的欢声笑语,在门推开的时候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道口先冒出头来,然后脸上是很奇怪的表情,本来他那张五官被肥肉挤在一起的脸,现在更是紧皱在一起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忧愁的事情。

    慢吞吞的进来,后边跟着的是一个打扮时尚洋气的中年女人,只是长时间僵着脸,看着精致严肃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“夏瑾?!?

    那女人开口,跟夏瑾八分像,但是也不像。

    夏瑾的眼睛弯下的时候像是猫瞳,看着明澈温软,而眼前这女人,眉峰上挑,平白多了些锋锐,一眼扫过去的时候,也像是刀子刮过。

    刺的冷生生的疼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夏瑾的手臂僵了僵,把怀里的小女孩放下,转身的时候,嘴角的笑容才淡了些,疏离且公式化。

    “您有事?”夏瑾斟酌后开口。

    那女人眼里像是被刺了一下,语气都忍不住的加重,“让你乖乖听话去工作,你非要一意孤行的去画画,画画有什么出息,现在倒是好了,把自己给弄到医院来了?!?

    这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倒豆子一样,丝毫不留情面,完全撕破了最后剩下的那点母女温情。

    夏瑾只是低头听着,手指绞在一起,心思不在这上边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这样的怒斥听的多了,如今听来,不过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的问题,也不算是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大概是训斥的语气太重了,那女人的声音才缓和了些,眉眼带着倦怠,“今天不是出院吗,我接你回家?!?

    夏瑾从神游中回过神来,下意识的抗拒,“我哪里都不去?!?

    可却被强行安置。

    一直到出院的时候,都没能再见到司医生,夏瑾隐约的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惋惜。

    大概是惋惜之前投怀送抱的办法都出来了,照旧没能见识到他的脸,或者是感慨,他某些时候跟邻居小哥哥太相似了。

    从司医生身上能找到不少的慰藉,以后见不到了,想来也是惋惜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本来想跟司医生告个别,可却没来得及,夏瑾就被强行出院了。

    住的房子依旧还是原先那个房子,挨着邻居小哥哥,一打开窗帘,隔着阳台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屋内噼里啪啦收拾东西的动静,那女人,也就是夏瑾名义上的妈妈,沉默了一会儿,疲倦的说:“夏瑾,跟我回去吧?!?

    “回哪里?”

    夏瑾窝在沙发里,闻言也只是抬了下眼,“陆叔叔会愿意?”

    父母离异再婚,谁都不肯要她,如今过去四五个年头了,才想起来那迟到的母爱,会不会晚了点。

    提到陆叔叔的时候,夏母微微一颤,又闭紧嘴巴继续收拾东西,只是收拾的力度比之前还大,似乎在发泄什么怨气。

    哐当的动静震的她心烦,夏瑾干脆眼不见为净,提了一袋子垃圾,提拉着人字拖下去。

    头发刚洗完,还湿漉漉的散着,左耳上的耳钉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看着乖张却也温顺。

    “唔?”她手腕用力,垃圾扔出去,看到对面的人的时候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嘴角上扬起灿烂的弧度,酝酿好的话还没喊出来,就卡住了。

    对面站着的是邻居小哥哥,穿着白色T恤衫,黑色短裤,碎发遮住眉眼,皮肤白的透亮,让人眼前乍亮。

    他却没看向这边,因为他正在跟面前的女孩说话。

    那女孩扎着双马尾,穿着超短裙,纯净亮丽,两只手无意识的绞在一起,脸颊都是涨的通红,似乎鼓足了勇气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着和谐,却格外的扎眼。

    夏瑾抵了抵牙齿,分明没吃什么,可嘴里却像是泛着酸涩感,扔了垃圾之后,手里空荡荡的,格外不自在,像是偷窥一样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才准备走,那边似乎有所感,恰好侧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阳光折射在他的脸上,直接落在他还未垂下的唇角上,那平素寡淡凉沉的薄唇,也都上翘了几分弧度,比阳光还灼眼,直直看来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,他似乎心情还不错?

    被猛然的视线盯住,夏瑾浑身上下都不自在,比较起来那女孩的光鲜亮丽,她现在穿着居家服,头发还湿漉漉的搭着,极其狼狈。

    只使劲抬手,挥挥手,就仓促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转身的一瞬,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场景是什么,她怎么会不懂,满空气泛滥着粉色的泡泡,她嘴里都抑不住的泛着酸水。

    小八赶来的时候,她还窝在沙发里,本来圆滚滚的猫瞳,现在也都是耷拉下去,浑身上下散发着‘丧’字,怨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嗨,这算是什么,暗恋是一场无疾而终奋不顾身,你这样也可以俗称‘见光死’?!?

    小八从来不会安慰人,就算是安慰人,听着也更像是扎心窝子。

    夏瑾吐槽都懒得吐槽,没好气的说:“见光死是说网恋奔现?!?

    “是?!毙“艘斐3峡业乃匙诺阃?,“你也是,在太阳底下死了心的暗恋,可不就是见光死?!?

    “道口都准备好了,今晚算是给你接风,不就是个男人吗,算什么,一招手一大把,想要什么类型的就要什么类型的?!?/dd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澳门十二生肖时时彩|澳门十分彩官方开奖|澳门十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