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玄幻魔法 ->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->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五星中期,决赛前夕(感谢锅巴盟主100000打赏?。?/dt>

第一百七十八章 五星中期,决赛前夕(感谢锅巴盟主100000打赏?。?/h1>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待濯缨走后,洛风将炉鼎搬进屋中,然后打开炉鼎,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炉鼎内部,铭刻着诸多古老的纹路,散发出浓浓的炽热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?!?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洛风猛一咬牙,按向了炉鼎内部的一个红色按钮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顿时,有着熊熊燃烧的金色火苗窜出,犹如游鱼一般,朝着他游去。

    嗤拉。

    洛风身上的衣服,顿时被焚为虚无,一缕缕火苗顺着他的肌肤,涌入体内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难以形容的灼热痛感蔓延而开。

    火苗涌入体内,流向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洛风眼睛泛红,感觉自己的身躯都要被煮熟。

    他运转着功法,引导着火苗,进入气海,灼烧着气海内的星气。

    顿时,气海内的星气,在火焰的炙烤下,将其中所蕴含的一些,根本难以察觉的杂质,悉数燃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天焚炼气鼎,不愧此名?!?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的变化,洛风抚掌轻叹。

    星气进入气海,会经过一次淬炼提纯。

    而天焚炼气鼎的作用,便是将气海内的星气,进行二次提炼。

    被二次提炼的星气,质量较之先前自然是更胜一筹,冲起脉来无疑会快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难怪黄炎求之不得,果然是个宝贝?!?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的变化,洛风心中也是有着惊叹之意浮现,照这样的速度,一个月时间,踏入五星中期,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对手,齐暮雪,恐怕也在闭关修炼,为接下来的八强赛做准备,因此他自然也不能落后。

    毕竟,齐暮雪如今境界就比他强,比他优秀的人还在努力,他又如何能够松懈?

    “暮雪,一个月后的半决赛,就让我们将恩怨了解吧?!?

    洛风眼神闪烁,心中战意升腾,他永远也不会忘记,这个女子昔日表面对自己曲意逢迎,暗中却密谋,在那星源洞天中,屡屡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幽静的书房中,齐暮雪玉手托着香腮,转动着星源笔,盯着眼前一堆星卡发呆。

    作为乙院首席,她也是一代天骄,论起天赋,甚至远远超过齐霄。

    毕竟,齐霄在她面前,就是个弟弟。

    但是,不知为什么,从来没有一场比赛,比接下来的八强赛,更让她紧张。

    一方面,可能是因为洛风比她还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今天这场比赛她不能输,因此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“呵呵,暮雪,还没睡呢?!?

    就在此刻,伴随着一道细微的脚步声,齐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没呢?!逼肽貉┤嗔巳嘌劬?,精致的俏脸上,浮现出一抹疲倦。

    瞧得这一幕,齐王心中微微泛疼,自己这个女儿,为了这个家,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父亲,我需要一些龙属性材料?!逼肽貉┑?。

    齐王闻言,也是一怔,道:“你是想把先前阵亡的那张炎龙战士给复活吗?”

    “对,炎龙战士是非常强的一张战士卡,而且容易构建我此次的套路?!逼肽貉┥裆㈨?,道:“自阵亡后,它好久没有登场了,怕是大家都忘记了昔日被它支配的恐怖?!?

    想到炎龙战士,她心中便来气。

    本来与姬无情联手进攻龙门石窟,除了腰带之外,就是为了一些获得龙属性材料,从而复活炎龙战士。

    可,没想到,居然被他人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你需要所有材料,我都会尽全力满足你?!逼胪躜ナ?,道:“准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暮雪俏脸微凝,道:“这个能够弑君的星卡虽然香,可太难设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搜索枯肠,在设计背景时绞尽脑汁,才勉强通过,然而虽然通过,却还有着诸多限制,想要让套路成型,未免也太难了?!?

    齐元呵呵一笑,似是对此毫不意外,道:“不然你以为呢?星卡不能攻击星卡师,这可是天道系统的设定,有这个设定在前,它又岂能让你这般轻易地达成?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么简单便能成型,那么人手一个,不就等于天道系统在吃设定吗?”

    齐暮雪沉吟了片刻,道:“那,我要不直接准备一张,能让队友限定技立即触发的星卡,开局就让这个套路成型,让星卡直捣黄龙,直奔洛风而去?”

    齐元盯着她,道:“那人家直接一个【嘲讽】?!?

    齐暮雪:“我有反【嘲讽】?!?

    齐元:“那人家说不定有反反【嘲讽】呢?”

    齐暮雪美目瞪圆,道:“爹,你要是这么想,这比赛就不用打了,我直接认输算了?!?

    “不是,你根本没懂我的意思?!逼朐×艘⊥?,拉出椅子坐下,道:“要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,上次为何洛风不直接开局就这么干,直捣黄龙,一击致命?”

    “【嘲讽】只是能够针对的一个技能罢了,除了之外,还有很多能够针对的技能?!?

    “比如对面来一个灵魂恐惧等强控技能,星卡还没抵达洛风身前,便被控住了,那你这个套路不是就彻底瘫痪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些都没有吧,刚开局对面星卡都还活着、状态全满,你怎么能保证一定可以突破对方星卡的防线,直捣黄龙呢?”

    “人家将你星卡盯得死死的,怎么会任由你冲向星卡师?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想法,恰如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,哪有那么容易?”

    “那洛风上次不就是这么做到的吗?”齐暮雪不服地辩解道。

    齐元摇了摇头,道:“他之所以做到,是因为以前没人这么做过啊,大家都默认,星卡无法对星卡师造成伤害?!?

    “所以莫宇压根就没有防备,甚至是曹操贴脸了,他都没有丝毫在意,反倒是以为对面是在破罐子破摔?!?

    “洛风对星卡的理解,已经领先其他星卡师几个版本?!?

    “而现在,这个理念传了出来,大家见识过了这一招,一旦你星卡有朝着星卡师走去的趋势,大家都知道你在想什么,怎么可能放任你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别说对面有【嘲讽】【灵魂恐惧】等强控技了,就算没有,只要对面状态全满,你都别想安然弑君?!?

    齐暮雪恍然,道:“有道理?!?

    “所以啊,不要想太多?!逼朐凵裆了?,道:“前期还是要按照正常比赛节奏进行,至少将他的关键星卡击败,让他的所有星卡,没有了护主之力,然后你方有机会弑君?!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带一张开局立即触发【弑君】套路的星卡,又有什么用?白白占用了一个限定技?!?

    齐暮雪怔了怔,道:“我明白了?!?

    齐王起身,走到窗前,负手而立,抬首看着外面的一轮明月,道:“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焰皇有可能猜到我们这次的套路?!?

    “他们可能会准备反弑君流?!?

    “我甚至怀疑,他会带一张装备卡,用来防备自身?!?

    “如果他带装备卡,那岂不更好?”齐元笑道:“如果他真带了一件装备卡,用来?;ぷ约?,那么场面上只有四张星卡,拿什么跟你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穿了一件龟壳,那你把他所有星卡全部击溃,那他哪怕龟壳再硬,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们准备反弑君流的套路呢?”齐暮雪好奇地看着他,道:“我们要换套路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换?”齐王的眼神,骤然变得狠厉起来,道:“套路之间虽然有克制,但不是绝对的?!?

    “就像水克火,可若火的威力足够大,那么率先蒸发的,还是水?!?

    “如果说弑君流是矛,那反弑君流就是盾,在这样的情况下,就要看是我们的矛锐,还是他的盾硬了?!?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准备的终极套路,不仅要拥有弑君的特性,而且本身还要有碾压一切的实力!”

    齐暮雪揉了揉眼睛,道:“感觉好难,又要能弑君,又要能够碾压一切,这样的星卡,挺难设计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挺难,所以我帮你安排好了?!逼朐遄潘衩匾恍?,道:“来我房间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给你看个宝贝?!?

    …

    时光飞逝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接下来的东圣区首席之争,也是渐渐临近。

    而作为参赛选手,齐暮雪、杨雄、洛风、姬无情的热度,也是趁此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一些好事者,开出了盘口,赌谁能进入决赛,谁是首席,甚至赌洛风与齐暮雪的战斗中,谁的星卡率先阵亡,拿下一血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种盘口中,姬无情却是一鸡独秀,遥遥领先。

    毕竟不论如何,姬无情都是六星卡徒,整个东圣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洛风虽然是个变数,但他的赔率,也就与其他杨雄相当,不说姬无情,单是较之齐暮雪,都还差一截。

    因为在众人眼里,他虽然是天才,可其他首席也都是一路杀出,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纷纷议论中,距离八强赛开赛,已经仅仅剩下了不到三天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洛风的洞府内。

    琉璃般的炉鼎中,火焰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盘坐于其中,他周身闪烁着火焰,整个皮肤都是变得赤红。

    洛风双目微闭,道道火苗窜出,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火苗虽然霸道,但他的神色,却是没有丝毫改变。

    诚然,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修炼,他已经彻底适应了天焚炼气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股雄浑的气势,骤然自其体内爆发,朝着四下肆虐而开。

    漆黑的眸子,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“五星中期?!?

    洛风的脸庞上,有着难以掩饰的畅快之色,不到一个月时间,从五星初期突破到五星中期,不可谓不快。

    对于接下来的八强赛,他可是越来越期待了。

    “开会了,开会了?!?

    洛风爬出炉鼎,穿上衣服,板凳一拉,一声厉喝,顿时众多星卡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犹如选妃现场。

    洛风目光四下一扫,然后神色一凛,道:“接下来就是八强赛了,现在我们来商量一下人选?!?

    “报名!”海绵宝宝小手抬起,简直不要太积极。

    洛风微笑:“准了?!?

    奶妈是必备的,而没有了开开西,卖血流的曹丕,也就没了上场的必要,此外,萤草还是白银,因此,只能让海绵宝宝临危受命。

    而且,海绵宝宝还能刷新【五行铠甲】的冷却时间,让得自己快速集齐五套铠甲。

    “比赛?这么好玩的事情,怎么能不叫我?”

    哪吒也是窜了出来,眼睛滴溜溜地转着,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赛,流露出浓浓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既然海绵宝宝上了,那我也要去?!钡洗笮亲吡顺隼?,一脸希冀地看着洛风。

    洛风眼神闪烁,道:“迪大星,你与哪吒位置重了,给新人一点机会,成不?”

    哪吒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相信我,我很强的?!?

    “喔?!钡洗笮峭肆嘶厝?,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圣哉照例低头。

    洛风看向唐长老,道:“长老,这次也要你帮帮忙?!?

    “阿弥托佛?!碧瞥だ献吡顺隼?。

    既然前期要做好四打五的准备,那么唐长老是必带的,他的性价比很高。

    因为,唐长老一张卡,就等于三张卡。

    既是射手,

    又是坦克,

    还能召唤出一个超强战士-齐天大圣。

    唐长老、海绵宝宝、哪吒其实是个铁三角组合,比较恶心。

    因为三者在拥有超强输出的同时,还有足够的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唐长老是坦克,

    海绵宝宝是奶辅,

    而哪吒直接带了一件复活甲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选谁呢?

    洛风眸心闪烁,自所有星卡上一一看去,最终落在了钢铁侠身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他,那是因为他能升级装备。

    自己前期的作用,就是给星卡发战甲,让所有星卡,变成铠甲勇士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能发五件铠甲,而只有四张星卡,因此最后一件铠甲,是留给自己穿的。

    而钢铁侠能对大家的铠甲进行升级,让得铠甲更为强力,那对面必然极为头痛。

    洛风眼神闪烁,虽说带萤草,能让自己直接进化成帝皇侠,但没必要。

    开局就与全部星卡合体,成为帝皇侠了,又能怎样?

    自己一打五,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自己成为帝皇侠后,境界上仅仅是提升一星,还做不到一刀一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就像上次自己与余下秦伊联手攻击三头妖猿。

    三头妖猿单挑实力虽然强,可在三人的配合下,却是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一个人的话,那只有一个人的视野,无法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所以,得先让自己的星卡,与对方星卡消耗,慢慢憋铠甲,等星卡差不多没有战斗力了,再让自己登场,结束比赛。

    因此,帝皇铠甲其实是一张底牌,用来针对齐暮雪底牌的底牌。

    除非一次性能把牌走完,不然谁会开局就王炸?

    至于开局齐暮雪开局就来刺杀他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方面自己的帝皇铠甲,拥有【铠甲护体】,保证自己不会被瞬秒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刚开局自己星卡兵强马壮,状态全满,对面想突破己方星卡防线,前来攻击自己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呢?”宇智波皮卡丘偏着脑袋,目前洛风只选了四张星卡啊。

    其他星卡也是投以好奇目光。

    洛风轻咳一声,身子微微后仰,斜靠在椅子上,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道:“我不装了,我摊牌了?!?

    “这次比赛,我是最后的大哥?!?

    所有星卡的脸上,此刻皆是不约而同,缓缓打出一个问号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澳门十二生肖时时彩|澳门十分彩官方开奖|澳门十分彩开奖结果